地下水有怪味村民无奈买水喝 泰安卸甲河因污水垃圾变臭水沟

2014-07-12 06:44:30

QQ截图20140712063829

在泰安侯家店村南铁路桥下, 卸甲河岸边堆积着不少垃圾。 本报记者 路伟 摄

卸甲河流经泰安泰山区邱家店镇, 在侯家店村西河段, 原来十几米宽的河面现在成了一条水沟, 附近村民在河两岸种上庄稼和树, 河道里到处能看到垃圾。 村民介绍,村北就是胜利渠, 胜利渠不定期往卸甲河开闸放水, 有时放的水是红色的, 还有恶臭味。 村里的地下水和自来水也变得咸咸的, 有一股怪味, 村民都是买水喝。

本报记者 路伟?本报见习记者 杨思华

十几米宽的河道成臭水沟, 垃圾堆岸边

“听老人说这条河有好几百年了, 以前特别宽, 挺大的一条河, 往南一片河滩。 后来河道都被填了, 周边的地就被村民承包了种上树和庄稼, 基本上就没大有水了, 还到处是垃圾。 ” 11日, 邱家店镇侯家店村60岁的张先生告诉记者。

11日, 记者从邱家店镇政府东面的卸甲河桥上往南看, 发现宽15米左右的河道里长满野草和稀稀拉拉的树木, 仅剩下两三米的水沟还在流水, 在河岸边还堆着一大堆垃圾。

沿着河边小路一直往北走, 来到侯家店村南一处桥洞下, 在桥墩上1.5米高的地方还能看出多年前水位线的位置, 一大片生活垃圾堆在河道沿岸, 在烈日下泛着臭味。“有了胜利渠以后, 水慢慢就都被截住了。 ” 张先生说,他小时候一眼就能看到河底,夏天经常有很多人在这里摸鱼抓虾, 现在连水都没了, 别说逮鱼, 水都整天臭烘烘的。卸甲河东岸紧挨着侯家店村,河岸成了 “露天垃圾场” 。

地下水出现怪味, 村民都不敢喝

“井里的水都不能喝了,自来水也有味儿, 这几年我们都是买水喝。 ” 在侯家店村南头, 记者见到正在街上乘凉的孙女士, 她说村里买水喝已经持续了两三年。

另外一名村民介绍, 原来他们喝自来水, 但是烧过水后, 壶里会留下厚厚的水垢。“从井里抽上来的水, 看上去没问题, 但是烧开后, 水面一层白沫, 喝起来也感觉咸咸的, 有一股怪味道。 ” 村民说,刚开始, 他们以为是水碱太大, 后来听村里的年轻人说,可能是地下水污染了。

后来村子里安上了自来水, 自来水从村南10公里之外的埠阳庄引过来。 “刚安上自来水以后, 我们就喝自来水,但是喝了一段时间, 也觉得这水有说不上来的味儿, 后来干脆不喝了。 ” 一名村民说。据村民介绍, 他们现在喝的水是从卖水的商贩那里买来的, 商贩隔三差五会往村子里送水。 “卖水的说, 水是山泉水, 一块五能买50斤, 我们家就我们两口子, 三天就得喝一桶。 ” 村民张先生说。虽然侯家店村不少村民家有水井, 但村民们只是用这些水洗衣服、 浇菜。

红色污水散发着臭味排进明渠

“本来河里的水就少, 有时候上边还往下流红色的水。 ” 村民孙女士说, 村北头就是胜利渠, 那里有一个水闸,不定期会往河里排水, 红色的水都是从那里排出来的。

“胜利渠的水都是从上边淌下来的, 上游特别是山口有很多锅炉厂、 造纸厂、 钢管厂,这些红色的污水很有可能是这些厂里排放出来的。 ” 一位村民说, 污水排放下来后, 散发着浓浓的恶臭味儿, 村民们都不敢靠近河边。 “冬天还好点, 夏天太阳一晒, 老远都能闻到臭味, 太恶心了, 好几天都散不了。 ”

根据村民的指引, 记者从侯家店村往北走, 在村北头找到了胜利渠与卸甲河交界处。首先进入视线的是铺在胜利渠上一条近百米的垃圾带, 塑料袋、 破衣服、 废弃的家具都堆积在渠中, 垃圾下面才是水流, 记者扔下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 水面都没泛起水花。沿胜利渠往东通往山口镇的街道上, 随处可见锅炉厂、 钢材厂的指示牌。 中午12点半左右, 在侯家店村东边,记者看到一个碗口粗细的管道正向胜利渠排污。 红色的污水散发着恶臭, 胜利渠里的水一下子被染成红色。 这些水一部分随胜利渠流向下游, 一部分通过水闸排到卸甲河。

我家门口那条河

家乡的环村河?闻名四里八乡

我的家乡在陵县前孙镇北许村, 是鲁西北平原上一个千余人的村子。 名不见经传的家乡, 因为有了环村的三条河, 让村子闻名四里八乡, 居乡的离乡的常以环村河出鱼产藕长苇子而自豪。有了环村河便有了童年快乐的生活, 可是三条河的名字至今无从知晓, 这不免让人有些伤感与无奈。 我曾经问过爷爷、 父亲,他们都不知晓。 家乡人都习惯把这几条小河叫做湾。

家乡的环村河与村外的河水相通, 那时每到庄稼干渴的时候,只要把村南的小水闸提起, 清清的绿水就会欢快地流进环村湾,鲢鱼、 鲫鱼也会跟着水游来。 中秋、 国庆、 春节都能吃上新鲜的鱼, 几十年来从没干枯过。

欢乐的记忆停留在上个世纪90年代前, 河里的水清澈见底, 游鱼穿梭, 荷花朵朵蜻蜓点水, 水鸟戏水鸭鹅觅食, 秋日芦苇俨然就是伫立的哨兵, 冬天河面则成了一个大冰场, 我们常常自制滑板飞舞冰面, 扫净冰面积雪砸冰抓鱼。 这一幕幕快乐的往事像一帧照片镶嵌在昨天的影集里, 可惜的是这样的好时光到了上世纪90年代后便逐渐远离。

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 上游的水没有了, 夏天的雨水也少了,人畜饮水都十分困难的家乡再也没有了环村的水湾, 湾底干裂的泥块、 成片的垃圾让人惨不忍睹。可喜的是, 进入新世纪后, 家乡的小河又迎来了重生, 乡亲们撒上鱼苗种上藕, 儿时的美景又呈现在眼前。 德州 梁继志

请你举报?正被污染的河流

为了更好地保护我们身边的河流, 齐鲁晚报联合阿里公益共同发起 “步行齐鲁·家乡的河”公益活动。

如果你家乡的河流正在承受污染之痛, 如果家乡的乡亲没有干净的水饮用, 如果发现有人正在排污却没有人来管, 你都可以告诉我们, 本报记者将赴现场进行调查采访, 曝光那些乱排乱放污染河流的行为以及治污不力的企业和部门。

提供线索您可以拨打本报热线电话96706, 也可以关注齐鲁晚报网、 齐鲁晚报官方微博和来往官方账号、 天天正能量微博和来往官方账号。